头疼
栏目:官场小说 |  责任编辑: 丁春霞  |  2015-07-28 17:04:18 |  作者:张翎 沧海 | 来源:决策网

  (一)

  “王队,您的茶。”

  午休过后刚回到办公室,就有人往他手里递了一杯茶。他有名字,可是现在几乎没人会直呼他的名字,他的职位已经成了他的名字。


 

  他职位的全称是交警大队交通事故处理中队队长。

  茶是他喝惯了的冻顶乌龙,递给他茶的是刚分来的办公室秘书。

  头疼。说不清是哪个点上的疼,是一股弥漫在整个额头的隐隐约约的疼。疼不是今天开始的,也不是昨天,甚至也不是前天。疼已经缠绕他两个多月了,时缓时紧,不分日夜,连睡着了也疼。醒来常是一脸一身的冷汗,头比没睡的时候更疼。

  他清晰地记得头疼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就是在那次全局中层领导会议上。

  今年前三个季度的重大交通事故,已经达到去年全年的92%。局长说这话时,谁也没看,可是全场的眼睛,都落在了交警大队长身上。他坐在大队长身边,谁都明白,第四季度只要再出一次重大事故,仅仅一次,这个数字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突破那条百分之百的红线。

  百是什么意思?一想到百这个数字,他全身的汗毛就会炸成一片钢针。

  “林秘书刚打来电话,传吴局的话,下午4点在吴局办公室开会。”秘书说。

  秘书说这话的时候,没敢看他,连声音都踮着脚尖。虽然秘书才来几个星期,也知道周五下午4点钟被局长召见,轮到谁头上都得胆战心惊。

  “说是什么事吗?”他问。

  其实不用问,他大概也猜得出是什么事。这个季度辖区内虽然出过几桩交通事故,老天长眼,哪件也还够不上重大事故的标准。现在离新年只有三天了,可是这三天中间偏偏有一个周末。这是一年里最后一个周末,路上将行走着一年中最繁忙的人流和车流。一根烟,一条手机短信,一瞬间的迷瞪,一个急转弯,甚至一个路坑,一秒钟的闪失,就有可能酿造出一起事故。吴局无非是想再亲自叮嘱一遍,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三天,还有三天。他已经在手心里提了两个多月,还得再战战兢兢地提上最后的三天。

  只要熬过这三天,那个百就会被刷新成一个雪白干净的零。老婆多次催促他去医院作脑电图检查,他迟迟不肯动身,因为他知道唯一能治愈头疼的,不是医生,而是太平无事的新年钟声。

  突然,手机扭动起来,紧接着,便是一阵震耳欲聋的乐曲声。那是“喜刷刷”的旋律,他设置的手机铃声。这一刻听起来,不知为什么却有一种不祥的凄厉。他闭上眼睛,不敢看显示屏上的那个来电显示。

  千万别是那个号码。他默默祈祷。

  “是林科。”秘书告诉他。

  他的心咚的一声坠了下去。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二)

  廖总来到茶座包厢时,女人已经到了。她叫林元梅,是路思铨的夫人。

  她转过身来,茫然地看了廖总一眼。那一眼几乎不能算是看,因为红肿的眼睛里几乎找不见眼珠,那一刻的脸就像是一座略去了细节的拙劣城市雕塑。

  “老路这一辈子,都贡献给茶叶了。纪念他的最好办法,是让后世喝茶的时候就能想起他。董事会紧急会议一致决定在朱家岭,我们最新的茶叶基地,给老路建一块纪念碑,让他的名字能永远流传下来。”廖总说。

  这个开场白他几乎想了整整一夜。在死面前,所有的补偿都是苍白无力的。

  女人呆呆地望着他,仿佛他说的是一门还没来得及学会的外语。

  “你是个了不得的人,听说17岁就获得省级汇演一等奖,当年一曲《绣金匾》,听得台下的地委书记不顾身份大哭。你晓得分寸,做事有主见有原则。老路有你,是他的福气。”廖总说。

  女人脖子上系的那条黑丝巾,轻轻地颤了一颤。她依旧沉默。

  廖总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难啊,实在是难,经营一家公司,难得几乎像养大一个多灾多病的孩子。这几年市面上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几十家良莠不齐的茶叶公司,把市场搅成一团浑水。他的公司一直浅浅地浮在水面上,不至于淹死,却也活得辛苦。朱家岭项目本来是翻身的希望,可是就在公司从水里爬上来,一只脚已经踩在岸上的时候,却出了一场车祸。这件事可能把公司几年积攒起来的微薄利润和将来的盈利前景,通通赔个精光。

  出事的那辆车里总共四个人,两人当场死亡,其中一人就是路思铨。

  老路的问题虽然不是最棘手的,假若他不立即介入,却有可能演变成一件棘手的事。

  这两个晚上,廖总几乎都没有合眼,一直在考虑着应对方案。他必须保持清醒,把这四桩赔偿案在脑子里反反复复地铺陈着,一遍又一遍,看是否有一条先前忽略了的小路,能导致任何一笔可以削减的费用。

  “老路是有单位的,单位会给你做主。只要你,通知医生……”廖总说。他的语气里开始出现第一次磕绊,他知道已经进入谈话最坚硬的核心。

  “只要你一签字,就可以开始走索赔程序了。”走出那个磕绊后,他发觉路就变得平坦了。

  女人的嘴唇翕动了一下。她的声音喑哑破碎,过了几秒钟他才明白她说的是:“他还没死。”这是路夫人第一次开口。

  “老路的情况,是脑干完全、永久性、丧失功能,不可逆、永远。”

  他把一个句子小心翼翼地掰成了几段,像是把一个军团打散成几支小分队,希望总有一支能抵达目的地。

  “使用艾克膜(体外心肺支持系统,是一种先进的急救设施,俗称“人工心肺”),是交警队的意思。三人以上立即死亡的,就是一起重大事故。要是经过七天抢救再去世的,就不列入死亡统计。今年的重大事故率很高,他们要严加控制。可是,这只是交警队的考虑,他们的想法,不见得就是家属的想法。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你。”

  廖总说的是实情,但不是全部。被他隐瞒的是:艾克膜不在工伤保险所认定的医药目录上,除非救治单位能证明这是必要抢救。今天他和急诊室刘主任通过电话,旁敲侧击地打听过到底能不能算必要抢救。刘主任说,老路要是我的家属,我可能就不会这么做。他猜想这就是“不算”的意思。

  廖总知道艾克膜费用这只昂贵的皮球很快将会踢到他那里,他必须趁皮球还在空中时就想好接应方式。

  “医生说了,艾克膜代替不了真正的心肺,很快会出现血液循坏问题,造成血栓,坏死。”

  女人的嘴唇又翕动了一下,但这次却没有发出声音。

  “你女儿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你外孙还从来没见过外公。你忍心,让他们见到这个样子的老路?”

  路夫人捂住了脸,肩膀剧烈地抽搐起来。

  这时,桌上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

  “老廖,我要和你商量,艾克膜的费用。”王队单刀直入地说。

  球已经落到他跟前了,速度远比他想象得要快。

  廖总顿了一顿,才说:“是不是继续使用艾克膜,归根结底,要尊重家属的意愿。”

  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王队显然在他的语气里觉察出了前几轮谈话中所不具备的底气。

  “老廖,你们企业的年审报告虽然已经交上去了,可是严格意义上来说,今年还没过完,还剩下30几个小时。如果有好管闲事的人,非要纠缠这一两天的区别,你们的安全生产指标,银行信用指数,会是个什么情况?”

  廖总愣住了。

  这两天他想得很周全,几乎把每一个细节都想到了,唯独漏过了这件事。王队的眼睛狠,嘴也狠,一口就咬住了致命的关键。他几乎无法相信他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那两个已经走了的,有一个不算是你们的人。老路怎么说也是你们单位的员工,老路要是死在年底,加上司机,一共是两人工亡。要是不算他,就是一人。一人和两人,在统计学上属于什么样的百分比关系,你应该比我清楚。”

  廖总瘫坐了下来。这两天紧绷起来的精气神,这会儿突然像落潮的水一样退了下去,他疲乏得几乎拿不动手机。

  “挨过了年,对所有的人都好。这点医疗费,你们出得起,就算是给医院一个过年的红包。”王队的声音散落在他的耳膜,像一群嘤嘤嗡嗡的蚊蝇。他想说话,却找不着句子。

  “你顺便转告一下家属,车里有几样东西,需要她来认领。”王队说。

  “她就在这儿,你自己跟她说吧。”廖总疲惫地把手机递给了女人。

  “路夫人,关键时候,你要有主见,不能听信别人瞎说。我知道你的生日是元旦,再过一天半,你就是五十五周岁了。五十五周岁在赔偿法里属于丧失劳动能力的人,你就可以拿到抚恤金,你丈夫收入的40%。”王队压低了声音对女人说,“抚恤金和一次性赔偿不同,抚恤金是一辈子的,每个月按时到,雷打不动。”

  但她仿佛没有听见王队的话,只是神情恍惚地挂断了电话。

相关热词搜索: 头疼 官场小说 张翎 沧海

相关新闻

温暖的屋子不会下雪
莫雨到南方跑引资碰壁多次,终于与张总见了面。  按说莫雨当县长不该出来受这份罪。虽然春...
扶正
范耀祖是特区下面一个新区的文联副主席,最大的心愿就是扶正。这次清明节回老家祭祖之前,领...
医药园
榆岭乡书记李唯做梦都想把医药园的项目抓到手。这是个香饽饽,除了能拿到数目不菲的征地款,...
周大一句话
在本县,人们私下把周达一称为“周大”,因其大名里藏着个“大”,也因为他是县委书记,第一...
蓝名单
市宾馆八号楼现在是办案重地,近期内不断有本市官员和企业主被通知到这里接受问讯。有幸到此...
逃匿者
庞雨生的心怦怦乱跳,穆亚龙在电话里说得很随意,让他去小餐厅“吃个便饭”,中午“有事要商...
西施乳
郑远桥又嗅到了那种奇怪而又熟悉的味道,市委书记老黄正在讲话,这是五年一届的换届大会。奇...
溃口
正在省委党校学习的宋水生接到镇党办主任的短信,东顺河汛情紧急,县委要求他立刻回镇指挥防汛。

当期杂志

更多
    【决策智库品牌矩阵】
    《决策杂志》
    安徽创新发展研究院
    决策论坛
    决策大讲堂
    决策沙龙
    决策新媒体
    决策理事会
    徽商论坛秘书处
    决策智库联盟秘书处

热点新闻

更多
今年5月,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将与您相约合肥!

今年5月,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将与您相约合肥!

今年5月,我省将在合肥市继续举办徽商大会,展示安徽新...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1月6日,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领导人第四次圆桌会议...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公开工作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

12月26日下午,安徽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务公开办...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

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 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热点专题

更多

观察家

更多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硬指标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

  河北塞罕坝与甘肃祁连山,相隔2000公里,原本没有联系的...

一条铁路激发城市棋局双重改变

机遇已经降临,大城市周边的三四线城市的决策者们,将会怎样顺势而动?

二线城市抢人, “产业容器”准备好了吗?

从根本上说,“产业容器”的大小,决定着谁才是人才争夺战的真正赢家。二线城市准备好了吗?

互联网+数字经济的城市图谱

  4月20日,由腾讯领衔,共享大数据汇集而成的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发布。该指数分析范围涵盖全...

国家中心城市的真命题

  个12年前的老概念,在最近4个月里,又火了。  再次激起热情的,是中部崛起十三五规划中的一句话...

强省会时代的“洗牌”效应

  中国正在迎来一个强省会时代。  十一五以来的省会城市经济繁荣现象,在最近十年里持续强化,不...

抓住安徽县域经济的积极变化

  2016年11月初,第十二届中国中小城市科学发展指数暨2016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榜单公布,在...

安徽冲刺第一方阵的战略深意

5月25日,一场从安徽省委一直开到乡镇的动员大会,再次引发各界强烈关注,这是时隔8个月后,...

最新活动

更多
吾国吾城

推荐阅读

决策杂志
决策微信二维码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关注《决策》杂志微信,随时随地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