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记
栏目:官场小说 |  责任编辑: 丁春霞  |  2015-08-26 11:40:18 |  作者:刘玉栋 广原 | 来源:决策网

 


 

  (一)

  我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十分意外。父亲什么时候主动给我打过电话呢?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电话都是母亲打,且总是报喜不报忧。父亲颤着嗓音,激动地说:“家一,你回来一趟吧,我让人家给欺负了!”说完,父亲啪地扣上电话。

  整整一晚上,我坐卧不安。在我的记忆里,父亲这一辈子,从没跟别人打过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父亲总是慈眉善目地微笑。村里有什么婚丧嫁娶、父子反目、兄弟阋墙等事,都是要我父亲出面的。村里有什么大事需要定夺,支书村主任也总是先跟我父亲商量。我把街坊邻居,全村的叔叔大爷,能想到的都想了一遍,觉得他们都不会欺负我父亲。

  我知道这些年,乡村变化很大。有好的变化,也有不好的变化。尽管我说自己一直跟不上城市生活的节奏,可我对如今的乡村又知道多少呢?就是春节回家,也只不过三两天的时间,大伙坐在一起,不是喝酒打牌,就是说一些过年的话,即便是吹牛聊天,也是吹谁挣了钱发了财,要不就是聊五光十色的城市生活。农村人自己也不愿谈农村的事了。可无论如何,我都没想到德高望重的父亲会让人家欺负。想到父亲那颤抖的嗓音,我心里火烧火燎。

  天刚亮,我就跑到单位,把手头上的工作处理好,把会议采访、组稿审片、签字画押等等事宜都交代好,然后跟领导请好假。撅着屁股来到车站时,竟快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如今这交通,倒是真的方便。我从县城下了车,没用10分钟,便坐上通往丁家庄的小公交。30多里路,票价两块钱,也算便宜。尽管通往乡下的道路不够宽阔,但路面还算平坦,坐在小公交上,很少有颠簸。这是当年我在县城读书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县城的变化更是不敢想。商厦的装潢和气派绝不亚于任何一座大城市。充满抒情味道的推销声跟音像店里的流行歌曲声混杂在一起,渗透出这座小城的繁华。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陌生的。20多年前,我曾经在这座县城里读过3年书,在梦中,我还时常光顾这座县城。如今,我坐在小公交车上,透过车窗,极力地寻找捕捉一些能让我忆起过去的东西,哪怕一点点呢,比如一座楼、一条胡同、一棵树……但没有,并且,连一点点儿熟悉的气息都没有。

  我稍稍有些伤感。我知道,这是一座全新的县城,它属于这些在此生活居住的人。车子在往家的方向行驶。刚过清明不久,正是麦苗拔高的季节,我禁不住推开一点窗子,一股泥土的气息夹杂着麦苗的清香扑鼻而来。这是我熟悉的,我使劲儿抽一下鼻子,心里便突然生出许多亲切。这是我喜欢的味道。

  “家一!”我突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轻轻的,试探性的。

  “家一,真的是你呀。”那声音猛地便高昂起来。还没容我细想,那洪亮的声音又如同铁锤似的砸过来:“我是你三明哥,咋?认不出来了。”

  车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们俩身上。我有些窘迫和尴尬,但我还是笑着说:“三明哥,哎呀,胖了。”

  “不年不节的,这个点回来干吗?”三明问得直截了当,可我不想在这样的场合回答这个问题。

  我递给三明一支烟。三明接了,把烟举到眼前,说:“好烟。”我笑了笑,又不好说什么。三明开始问这问那,我哼哈着,嘟哝着,自己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我只好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只听三明“哎哟”一声,估计把车上的人都吓了一跳。三明说:“你是个台长!”我的头开始隐隐作痛,混到四十几岁得了个副台长也只能说是运气稍好一点点。我盼望汽车再开得快些,以便尽快结束这段不算长的路途。

  在我的印象中,三明好像跟我差不多大,我们小时候应该在一起捉过鱼虾捕过蝉雀。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我还没掏出来,又停了。三明笑着说:“我的手机号,你存一下。”我心里有些反感,手机在兜里,连看手机号的兴趣都没有了。

  好在这时候,汽车停在我们村口。三明家就在村东头,没几步他便到家了。分手时,三明言辞闪烁地说:“家一,我知道你为啥这时候回来。你肯定是因为三叔的事情。事情已经出了,要慢慢解决,万不可意气用事啊。城里有城里的规矩,咱村里也有村里的现实。你要需要我,就给我打电话。我那个侄子确实不是个东西。我和他爹都拿他没办法。”说完,三明叹一口气,又朝我挥了挥手。我还没咂摸过他话里的滋味,他便走远了。我的心里立刻蒙上一层阴影,双腿变得沉重起来。

  (二)

  此时已近黄昏,我挎着一个旅行包,朝村里走去。越往村里走,旧房子便越多,更让人纳闷的是,村庄如同被掏空了似的,我走半天,也没碰到一个人。以往我都是过年才回来,村里总是热热闹闹的。此时这静悄悄的感觉让我一点儿也不适应。再说,这跟县城的反差太大了。县城是那么热闹喧嚣,村里是这么静寂萧条。

  离家越来越近了,我心里越来越忐忑不安。

  院子被母亲收拾得干干净净。虽说母亲已七十开外,但身体还算硬朗。进了家里院门母亲正在喂鸡,她拍打拍打身上的土,接过我的背包,一边走一边说:“你肯定饿了,我先煮两个鸡蛋,给你垫巴垫巴。”我说:“我还不饿,一会儿一块儿吃吧。我爹呢?”

  母亲朝屋里努了努嘴,我便几步来到屋内。父亲躺在床上,右腿膝盖以下缠着厚厚的白绷带,打着夹板儿,搭在两个摞在一起的枕头上。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忙问:“爹,腿,这是咋了?”再看我父亲,闭着眼,绷着嘴,一声不吭。还是跟在我身后的母亲说:“还不是让丁大筐家的那个狼羔子骑摩托车撞的。”

  我忙问:“厉害吗?是不是撞得挺厉害?”母亲说:“在县医院拍了片子,说没断,只是裂了道缝儿,人家让保守治疗。都十来天了。”

  我长长地吐一口气,说:“这么长时间了,咋不早告诉我呢?”母亲说:“你爹不让,说这点小伤,躺一段时间就好了。他怕你忙。”我有些着急,说:“再忙我也得回来呀。”

  一边吃着饭,一边跟父亲和母亲唠着嗑,我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明白。原来,10天前,我父亲吃罢早饭,背着手去村南看春生二叔。春生二叔得的是胃癌,人快不行了,医院都不收了。父亲来到青峰家的小雪超市门口,想进去买箱牛奶。没想到,一辆摩托车从身后开过来,速度特别快。我父亲听到摩托车响,还没来得及扭过头来看,衣服便被摩托车把使劲儿带了一下,整个身子转了个360度,一屁股摔倒在路边,右腿正好弹在一块石头上。

  父亲脑袋“嗡”一下,本能地抬头瞥了一眼。摩托车倒是慢了一下,开摩托车的人还回了一下头。我父亲一眼便认出那是丁大筐的儿子丁小尤。让人可气的是,摩托车猛一加油门,像一头受惊的骡子似的窜得无踪无影。

  那天,我父亲自然没法去看春生二叔了。他一站起来,腿就疼得受不了。他说:“青峰啊,你给文成打个电话,让他开车来,拉我去医院拍个片子。”丁文成是村支书,也是我父亲的学生,对我父亲很尊重。他直接把我父亲拉到县医院拍了片子,结果还算庆幸,只是骨头裂了道缝儿。

  本来,这事儿一开始,我父亲并没有生多大气。即便是丁小尤撞倒他,一溜烟跑了,他觉得这毕竟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都是本家人,一个丁字掰不开。丁大筐拉着他儿子来喊声三爷,道个歉赔个不是,这事也就算了。是我父亲把这事想简单了,想得过于美好,人家压根儿就不搭理你。

  文成再来,问我父亲说:“三叔,那天,你当真看清楚撞你的人是丁小尤?”我父亲说:“就是丁小尤,我看得清清楚楚。”文成叹一口气,说:“这狗日的丁小尤,他死活不承认呢。他说他连只蚂蚁都没轧到。”我父亲恼了,说:“反了,翻天了,苍天白日啊,他简直是睁着眼说瞎话。”我父亲气得浑身哆嗦,这才一气之下给我打了电话。

  我听着父母唠叨,肚子早给气炸了。我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霍”地站起来说:“我这就去找那个丁小尤,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母亲说:“家一,不可莽撞,你是在外面有工作的人。你不知道,那孩子是个小痞子,偷鸡摸狗,啥坏事都干,村里人都提防着他呢。你还是先找找文成,问问情况。”母亲这么一说,我冷静下来。

  父亲受人尊重惯了,是一个极要面子的人,他心里窝着一团火,憋着一口气,就是想讨个说法。还是先找找文成去吧,他是村支书,又跟父亲念过书,我相信他是向着父亲的。我点着一支烟,走出家门。

  夜晚的村子,真黑啊。天还是那个天,但地还是那个地吗?听母亲说,这年把来,村子已经没老没少地走了七八个人,全是癌。母亲指了指脚下,说,这地下的水,坏了。

  我来到小雪超市,买了两瓶酒。老板青峰一看是我,热情地说:“叔,你回来了。”我说:“青峰,谢谢你那天把你三爷扶起来。”青峰挠着头皮说:“叔,你还跟我客气啥,你当这是城里呀。三爷好些了吗?”我点点头,说:“这不,那个丁小尤死活不承认是他撞的,你三爷把我叫了回来。”青峰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眼光也开始有些躲闪。正如三明所说,村里有村里的规矩和现实,我理解青峰。我提着两瓶酒走出小雪超市,径直朝文成家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 回乡记 小说

相关新闻

温暖的屋子不会下雪
莫雨到南方跑引资碰壁多次,终于与张总见了面。  按说莫雨当县长不该出来受这份罪。虽然春...
扶正
范耀祖是特区下面一个新区的文联副主席,最大的心愿就是扶正。这次清明节回老家祭祖之前,领...
医药园
榆岭乡书记李唯做梦都想把医药园的项目抓到手。这是个香饽饽,除了能拿到数目不菲的征地款,...
周大一句话
在本县,人们私下把周达一称为“周大”,因其大名里藏着个“大”,也因为他是县委书记,第一...
蓝名单
市宾馆八号楼现在是办案重地,近期内不断有本市官员和企业主被通知到这里接受问讯。有幸到此...
逃匿者
庞雨生的心怦怦乱跳,穆亚龙在电话里说得很随意,让他去小餐厅“吃个便饭”,中午“有事要商...
西施乳
郑远桥又嗅到了那种奇怪而又熟悉的味道,市委书记老黄正在讲话,这是五年一届的换届大会。奇...
溃口
正在省委党校学习的宋水生接到镇党办主任的短信,东顺河汛情紧急,县委要求他立刻回镇指挥防汛。

当期杂志

更多
    【决策智库品牌矩阵】
    《决策杂志》
    安徽创新发展研究院
    决策论坛
    决策大讲堂
    决策沙龙
    决策新媒体
    决策理事会
    徽商论坛秘书处
    决策智库联盟秘书处

热点新闻

更多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1月6日,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领导人第四次圆桌会议...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公开工作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

12月26日下午,安徽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务公开办...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

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 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热点专题

更多

观察家

更多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硬指标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

  河北塞罕坝与甘肃祁连山,相隔2000公里,原本没有联系的...

一条铁路激发城市棋局双重改变

机遇已经降临,大城市周边的三四线城市的决策者们,将会怎样顺势而动?

二线城市抢人, “产业容器”准备好了吗?

从根本上说,“产业容器”的大小,决定着谁才是人才争夺战的真正赢家。二线城市准备好了吗?

互联网+数字经济的城市图谱

  4月20日,由腾讯领衔,共享大数据汇集而成的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发布。该指数分析范围涵盖全...

国家中心城市的真命题

  个12年前的老概念,在最近4个月里,又火了。  再次激起热情的,是中部崛起十三五规划中的一句话...

强省会时代的“洗牌”效应

  中国正在迎来一个强省会时代。  十一五以来的省会城市经济繁荣现象,在最近十年里持续强化,不...

抓住安徽县域经济的积极变化

  2016年11月初,第十二届中国中小城市科学发展指数暨2016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榜单公布,在...

安徽冲刺第一方阵的战略深意

5月25日,一场从安徽省委一直开到乡镇的动员大会,再次引发各界强烈关注,这是时隔8个月后,...

最新活动

更多
吾国吾城

推荐阅读

决策杂志
决策微信二维码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关注《决策》杂志微信,随时随地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