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公职律师
栏目:官场小说 |  责任编辑: 丁春霞  |  2015-09-30 10:20:51 |  作者:邓韶征 广原 | 来源:决策网

(一)

  这一天,程文高约了宗利国泡温泉。二人一边搓背一边聊聊工作。

  宗利国和程文高的老交情还得从三河乡说起。宗利国在三河干了六年工作,几乎是为程文高干了六年秘书。在这期间,还因顶替程文高征江承康家菜地引起上访事件的责任,被县委书记撤过职。


 

  撤销宗利国职务的庄书记很快就升职了,可是没有人来宣布恢复宗利国行使乡党委委员和秘书的职务,程文高书记感念宗利国在紧要关头顶替了自己,便决定在组织上未宣布复职或指派他人来替代之前,让宗利国继续履行他原有的秘书职务。

  县委新书记到任的第二年,乡镇又换届了,程文高留任三河乡,在县委下来考核乡班子时,他力荐宗利国转任副乡长。

  宗利国当副乡长,面上是离开乡党委到乡政府分管具体行政事务,可实际上还兼任党委秘书,协助乡党委处理后勤杂事,既要替程文高“跑腿挡箭”,又要直面群众处理纠纷,工作处境很是难堪,但宗利国也都任劳任怨。

  事情往往会不以人的意志而出现突然的转机。宗利国在三河乡工作了六年后的某一天,他接到县委组织部的调令,被调往县纪委任常委,主管案件查处工作。这得益于宗利国从政法学院法学本科毕业的科班生,又具备基层工作经验。

  后来,程文高当上副县长,宗利国还在县纪委办案。宗利国以科班出身的专业水平以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在县纪委办案小有名气。

  最终让宗利国离开县纪委可以说是因查案导致的,也可以说是因为程文高。那时程文高刚离开县政府,到县委当了副书记。

  宗利国在一次外出办案走访取证时,因人力不够,负责看守涉案人员的纪检干部是临时从乡镇借调来的,毫无防范意识,让涉案人员钻了空子,撕开床单上吊了。幸及时发现,自杀未遂。

  虽有多种客观原因导致意外发生,但宗利国却因此被停止了职务。在县委常委会讨论对宗利国的处理意见时,县纪委王书记是替自己下属说话的。但程文高和王书记在竞争县委副书记时有过节,因此他若帮宗利国说话就是在帮王书记,若不帮宗利国也对不住宗利国对自己的一片诚心。

  举棋不定中,他想到了一招。

  程文高的意见得到了县委杨书记的赞许,即是鉴于县纪委在查处案件中由于疏忽大意,工作中出现失误,造成当事人自杀未遂,故给负有领导责任的县纪委常委宗利国免除职务,调离县纪委,到县司法局任副主任科员;对县委常委、纪委王书记给予通报批评一次。给县纪委效能告诫一次。

  宗利国于是去了司法局,就在司法局干了两年零三个月时,程文高约宗利国去泡温泉,实则是想让宗利国为自己处理江太保的上访事件。

  程文高说,最近三河乡那个江太保老是来缠我,说是宏盛公司的吴坤盛欺负他,征地不给钱,要我出面帮他讨回公道,这里面涉及到法律层面上的事,现在上头对领导干部管得紧,我不好干涉,让他去找法院,江太保说不懂法律。

  鉴于老领导的情面,宗利国没有推脱,答应帮忙。

(二)

  庭审刚开始不久,宗利国代替原告江太保在庭上宣读完起诉状,被告吴坤盛的律师也刚念完答辩状,法官就开始征询是否对本案进行调解,完全是不按常规出牌,若属庭前调解,法官就不能启动庭审程序。

  程文高一再强调此案要和谐处理,不能激化矛盾,作为原告方的代理人,宗利国自然是愿意以调解的方式来解决纠纷,况且对本案纠纷的事实,双方当事人已无异议,是吴坤盛的盛阳建筑公司欲在三河乡境内省道208线起始点处开发商住一体的盛宇广场,需要动用到江太保的那块八分多菜地,江太保原本也同意将菜地转让给盛阳公司,可盛阳公司在还未与江太保达成用地赔偿协议时,就举行隆重的开工仪式,用铲车把江太保的菜地青苗及附着物推平了,这下可惹恼了农民江太保。

  江太保找吴坤盛索赔,盛阳公司只答应按国标给付八分地的征用款,对地上青苗和附着物概不补偿,并亮出用地审批手续给江太保看,称县国土局已审批了其用地,他的开发受法律保护。江太保是江承康的儿子,他可是遗传了父亲的固执与刚烈,对盛阳公司的强势行径誓不低头,将上了年纪且刚守寡不久的老母搬到自己的菜地里,搭上简易木棚,让老母横坐其间,阻挠盛阳公司施工。盛阳公司不敢再鲁莽行事,只好停工请求三河乡政府出面解决与江太保的纠纷,江太保却跑到县里上访。

  经县信访局和分管的程文高副书记多次调停,江太保与盛阳公司始终未能达成补偿协议,最终程文高做通了江太保工作,让他到县法院诉讼解决,并派公职律师宗利国给予无偿代理。江太保坚持起诉要对方赔偿一百万元,而盛阳公司只答应征地加青苗和附着物补偿一次性给付二十万,双方差距甚大,本案争议的焦点也就在此。

  原本,宗利国在帮江太保起草诉状时就意识到他提出的赔偿数额偏高,有点无理取闹,可与江太保沟通时,他的火爆性子又腾地被点燃。江太保始终认为吴坤盛财大气粗欺负人,不经协商强势征地,小瞧农民,不让他放点血将来更是会欺负别人的。宗利国欲再劝解时,江太保却横起双眉怒目圆睁说,程书记让你无偿来援助我打官司,想必是让你暗中帮吴坤盛吧?搞得宗利国啼笑皆非,想想盛阳公司只答应赔偿二十万元给江太保也的确偏少,毕竟江太保失去的是土地,今后还有漫长的日子要过,只好既同情又无奈地帮他在诉状请求事项中填上要求赔偿一百万元的诉求。过后,宗利国就觉得自己被程文高派来援助这起案件,有身处夹缝的感觉。

  现在,法官征询对本案进行调解,宗利国当然二话没讲就表示同意,他并不希望双方当事人因这悬殊的赔偿数额而无休止地纠纷下去,这既浪费精力又拖延时间的尴尬局面对双方都没什么好处,只要大家退让一点,纠纷就可能平息。宗利国回答了法官的意见后,却蓦地发现其当事人江太保很是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而被告盛阳公司的代理律师表示愿意在法庭的主持下与原告方进行有条件的调解,若要求赔偿超过二十万元以上的,本代理人将终止参与调解。

  这简直就是没有调解诚意呀,宗利国心里有些愤懑。坐在身旁的江太保就跳了起来说,审判长,我不愿意调解,这不明摆着对方恃强欺人吗?我请求法庭判决。

  法庭一时陷入了僵局。审判长宣布休庭二十分钟。

  出得法庭外,江太保冷冷地对宗利国说,宗副,人家律师都收费,你怎么不要我分文呢?

  宗利国听出江太保话中有话, 顿时如鲠在喉,胸口突然堵得慌起来。他真想就此离开法庭,一走了之。 顿了顿,他还是强忍着自己,冷着脸说,因为我是公职律师,不能收费。

  公职律师不收费,是否就可以随便不负责任地打官司?

  这江太保真的有点过分了,这怎么就不负责任打官司了?作为代理人,我又在哪儿没维护你的权利了?如果不是程文高委托,谁又愿意来代理这起双方都蛮不讲理而且难缠的官司呢?宗利国真想对着江太保大吼几声,但他没有,他强行抑制着已经颤颤发抖的心,冷冷地对江太保说,你是不是为刚才我没事先征求你的意见而同意法官进行调解耿耿于怀呢?

  江太保摇着头说,我不理解现在怎么还会有人不拿钱就替人办事呢?江太保脸上现出了揶揄的神色。

  宗利国理直气壮地说,我是在职公务员,拿了政府的工资,就不能为人家进行有偿服务,属于法律援助,你还是不放心我代理这个案件吧?

  我放心,完全放心。江太保狡黠地瞟了宗利国一眼,又瞟了他一眼。

  此时,审判长从法庭里走了出来, 他对宗利国和江太保说,经过做对方代理律师工作,他已答应回去向盛阳公司老总吴坤盛请示,争取同意在法庭主持下协商处理纠纷,因此本案延期开庭审理。

相关热词搜索: 公职律师 小说

相关新闻

温暖的屋子不会下雪
莫雨到南方跑引资碰壁多次,终于与张总见了面。  按说莫雨当县长不该出来受这份罪。虽然春...
扶正
范耀祖是特区下面一个新区的文联副主席,最大的心愿就是扶正。这次清明节回老家祭祖之前,领...
医药园
榆岭乡书记李唯做梦都想把医药园的项目抓到手。这是个香饽饽,除了能拿到数目不菲的征地款,...
周大一句话
在本县,人们私下把周达一称为“周大”,因其大名里藏着个“大”,也因为他是县委书记,第一...
蓝名单
市宾馆八号楼现在是办案重地,近期内不断有本市官员和企业主被通知到这里接受问讯。有幸到此...
逃匿者
庞雨生的心怦怦乱跳,穆亚龙在电话里说得很随意,让他去小餐厅“吃个便饭”,中午“有事要商...
西施乳
郑远桥又嗅到了那种奇怪而又熟悉的味道,市委书记老黄正在讲话,这是五年一届的换届大会。奇...
溃口
正在省委党校学习的宋水生接到镇党办主任的短信,东顺河汛情紧急,县委要求他立刻回镇指挥防汛。

当期杂志

更多
    【决策智库品牌矩阵】
    《决策杂志》
    安徽创新发展研究院
    决策论坛
    决策大讲堂
    决策沙龙
    决策新媒体
    决策理事会
    徽商论坛秘书处
    决策智库联盟秘书处

热点新闻

更多
今年5月,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将与您相约合肥!

今年5月,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将与您相约合肥!

今年5月,我省将在合肥市继续举办徽商大会,展示安徽新...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1月6日,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领导人第四次圆桌会议...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公开工作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

12月26日下午,安徽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务公开办...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

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 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热点专题

更多

观察家

更多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硬指标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

  河北塞罕坝与甘肃祁连山,相隔2000公里,原本没有联系的...

一条铁路激发城市棋局双重改变

机遇已经降临,大城市周边的三四线城市的决策者们,将会怎样顺势而动?

二线城市抢人, “产业容器”准备好了吗?

从根本上说,“产业容器”的大小,决定着谁才是人才争夺战的真正赢家。二线城市准备好了吗?

互联网+数字经济的城市图谱

  4月20日,由腾讯领衔,共享大数据汇集而成的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发布。该指数分析范围涵盖全...

国家中心城市的真命题

  个12年前的老概念,在最近4个月里,又火了。  再次激起热情的,是中部崛起十三五规划中的一句话...

强省会时代的“洗牌”效应

  中国正在迎来一个强省会时代。  十一五以来的省会城市经济繁荣现象,在最近十年里持续强化,不...

抓住安徽县域经济的积极变化

  2016年11月初,第十二届中国中小城市科学发展指数暨2016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榜单公布,在...

安徽冲刺第一方阵的战略深意

5月25日,一场从安徽省委一直开到乡镇的动员大会,再次引发各界强烈关注,这是时隔8个月后,...

最新活动

更多
吾国吾城

推荐阅读

决策杂志
决策微信二维码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关注《决策》杂志微信,随时随地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