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轮滚滚
栏目:官场小说 |  责任编辑: 丁春霞  |  2015-12-02 09:49:07 |  作者:黄荣才 广原 | 来源:决策网


 

  (一)

  早晨六点,吴介义醒来,这已经是他的习惯。尤其是当上交通局长这几年,事情一大堆,他更是天天早醒。吴介义在客厅里喝了一杯水,想了想,找出纸张,写了几句话,压在茶几上,拿出车钥匙下楼。吴介义有专职司机小黄,不过到了周末,吴介义喜欢自己开车。

  吴介义发动车子开出小区,天气晴朗,阳光很柔和,车子跑起来,顺畅极了。几分钟时间,吴介义就把车开出县城。在县城环城路交界处,吴介义看到前方宽敞的水泥路,心情更是愉悦,这条路刚刚通车,自己有多少汗水洒在这条路上,吴介义自己清楚。他看着平坦的道路,有着看自己心疼孩子的那份爱怜,忍不住按了一下喇叭。

  谁知道这声喇叭,坏事了。车右前方几米的地方,有个老人骑着一辆自行车,车上装有小孩子坐的童椅,有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坐在上面。老人把自行车骑得很慢,很悠闲的那种。吴介义一按喇叭,老人受惊了,车头就扭了起来。自行车左右扭动两三次,哗啦一声倒了,小孩子从车篮里甩了出去,摔到路旁。看到老人的车头开始扭动,吴介义就在心里说:坏事了。他赶快急刹车,等他拉开车门窜过去,老人已经倒下了。

  吴介义窜过去的时候,老人正努力挣扎要爬起来,不过自行车压住他的一边身子,老人使不上劲。小孩子没有哭,这让吴介义在短时间内心惊肉跳,有种大事不好的预感。吴介义抱起小孩子的时候,印证了自己的预感。小孩子甩出去,脑袋撞击地面,关键是那路沿有尖锐的石子凸出地面,右脑边有个洞,鲜血汩汩而流,小孩子的脸都是鲜血。

  吴介义按喇叭的时候,路旁居民的房子有几家已经开门,那声喇叭已经吸引了几个人的目光,看到自行车摔倒,吴介义停车往下奔跑,几个人自发围拢过来。小孩子的鲜血引发了几声呼喊,房子里有更多的人跑过来。

  老人哭天抢地,吴介义赶快把孩子抱到车上,要把孩子送往医院。有人接过孩子,但也有人围住吴介义,吴介义要求让他开车,先把孩子送医院,有什么事情后面再说。他还同时解释:我是县交通局长吴介义,我不会逃避责任,现在救孩子要紧。吴介义边说边挥舞双手,挤出人群,跑上车发动车子,对周边群众的谩骂无暇理会,对有人拿着手机拍摄也无可奈何。有几个人爬上车子,和吴介义一起送孩子去医院,车上就有人报警。吴介义的脑袋像煮开的粥锅,乱七八糟地冒泡。

  孩子开始抢救,吴介义才有机会掏出手机给小黄打电话,让他赶快到医院。想想,吴介义又打电话给自己的爱人苏媚,让她赶快带钱到医院来。

  小黄赶到医院的时候,吴介义正处于被围住的时刻。孩子的家属赶到医院,孩子在急救室看不到,家属就找吴介义。家属不管老人是自己摔倒,把责任全部归结到吴介义的那声喇叭。你是吃饱了没事干还是怎么的?乱按什么喇叭。如果孩子有事,你就死得很难看。你们这些当官的,周末也开车乱逛。七嘴八舌的指责,吴介义不想解释。这种事情也解释不了。

  看吴介义不吭声,有的停下来,有的更火。你怎么连个态度都没有?你是不是心中有底,觉得你是局长,谁也奈何不了你?看你那无所谓的样子,就是欠揍。说到揍,好像提醒了什么,就有人挥舞着拳头想冲上去。小黄刚好赶到,他刷地一步冲过去,拦到吴介义前面,挡住了这可能落下的拳头。

  警察把吴介义带回公安局做笔录,有几个家属也跟过去。在吴介义刚要出医院大门的时候,苏媚和办公室丁主任刚好赶到。看到吴介义,苏媚哇地就哭了。吴介义对苏媚说我去公安局做笔录,相信交警会处理好的。你去把钱交了。吴介义对还在哭泣的苏媚说,记住,医药费要用我们自己的钱交。丁主任说他也有带钱,但吴介义坚决要苏媚用自己家的钱交,苏媚点点头,表示清楚了。

  吴介义在公安局做好笔录,苏媚、丁主任和小黄也都过来了。公安局长对吴介义说恐怕你暂时回不了家了,否则外面的亲属可能不依。吴介义点点头,让局长给自己安排个地方留宿,现在的关键是小孩子要没事,家属的情绪要平稳。局长说小孩子已经手术完毕,但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老人倒是没事,只是受了惊吓,手掌和膝盖擦破点皮。吴介义让苏媚和丁主任、小黄都先回去。

  公安局长告诉吴介义,现在网上吵得很热,有个微博名叫“@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在网上发帖,说交通局长吴介义周末公车私用,开公车兜风,乱按喇叭扰民,促使老人受惊摔倒,孩子严重受伤,生死未卜。更为恶劣的是,该局长在事故发生后,对群众和医院吼叫自己是交通局长,飞扬跋扈可见一斑。博文还贴了几张吴介义挥舞双手的照片,照片上吴介义双手都是鲜血。吴介义知道那是自己抱孩子之后留下的血迹,可是博文里把这鲜血说成是吴介义叫嚣,吴介义知道“@路见不平一声吼”肯定是小孩子的亲属。网民跟帖很热,谴责,倡议人肉吴介义,要求当地纪委介入调查,转发数一下子就过了万条。吴介义无可奈何地苦笑,几个小时前自己还是受人尊敬的交通局长,转眼间,好像就大恶不赦了。

  (二)

  县纪委找到吴介义的时候,吴介义还在公安局。带队的县纪委杜副书记说,吴局长不好意思了,你得跟我们走。吴介义知道这无可厚非,当他在心里喊出那声坏事了的时候,他的头脑中除了孩子甩出的那条弧线,居然很快就想到纪委这两个字。公安局长告诉他网上舆论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了。这事一到网上,那就不是小事了。

  吴介义在纪委接受调查的时候。骑自行车的老人赶到医院,这老人认识吴介义。老人是原赤岭小学校长吴天运,去年退休后到县城儿子家带孙子,谁知道把孙子摔成这样。

  吴天运认识吴介义是因为他曾经找过吴介义,当时他和村党支部书记吴天宇一起去,为的是村里的那条道路。赤岭村在该县属于偏远地带,唯一的一条道路在离村八公里远的地方穿越而过。当时村民想道路会绕一下,谁知道规划的时候却直接从八公里外绕过村子。吴天宇要去找县交通局长,就拉上村里的知识分子吴天运。其实之前乡领导就争取过,不过无论是县里的分管领导或者是吴介义,都认为为了一个村子多投资八公里确实成本比较高,还是缓一缓。吴天宇很清楚这一缓就可能是猴年马月,说不定公路要重修了还没缓过劲来。

  吴天宇和吴天运两个人直接到吴介义家门口等。那天吴介义下乡,回到家天已经黑了。偏偏那天他家门口的路灯坏了,模模糊糊中看到门口有东西,走近了猛不丁站起来,把吴介义吓了一跳。

  两人看到吴介义,很热情又有点胆怯的招呼,吴介义听说两个人是赤岭村的,就知道他们的来意,吴介义让他们到屋里说。吴介义这个人有个特点,看到官员,有时候会粗声大嗓,见到老百姓却很热情。吴天运两个人要进屋的时候,吴介义发现他们两个人一人抱着一只大阉鸡。发现吴介义看过来,吴天运忙解释说这是村民自己家养的,原生态。

  吴介义知道这时候再说什么两人也要把鸡放下,就让两人把鸡装回蛇皮袋放到厨房。苏媚曾经说过吴介义,收这些东西,不值钱,还留下话柄。吴介义不以为然,说老百姓的东西才要收,你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心,不收就是伤了他们的心。如果你不替老百姓干事,还指望他们给你送东西,做梦吧。吴介义是农村来的,小时候家里穷,是乡亲们凑钱让他上的大学。吴介义和苏媚“约法三章”,碰到这些老百姓来,不能脸色不好,也不能不倒茶,还不能要求他们换鞋子。

  吴天宇两人和吴介义攀亲,说一笔写不出两个吴字,赤岭村再不通水泥路,还只是3.5米宽的石子路,那就真是山旮旯了。吴天宇拿出村民签名按手印的申请书,字写得歪歪扭扭,手印却是红通通的。吴介义答应去看看。吴天宇两个人要走的时候,吴介义都还了礼,说不收就把两只阉鸡抱回去。吴介义和苏媚说,东西就那些东西,没有什么变化,可就是这一交换,感情就在了。

  吴介义第二天就去了赤岭村。他让吴天运带路,从村里开始走,走到规划中公路通过的地方,八公里,吴介义走过来。第三天,带着设计人员又走了一遍。公路后来从赤岭村经过,听说吴介义为了方案的修改,还和某领导吵了一架。路修通后赤岭村的人都念着吴介义的好。

  吴天运到了医院,守在孙子的床前。听大家唧唧喳喳,吴天运开口说,今天其实也不能全怪吴局长,是我自己不小心。吴天运刚说,大家就不乐意,说你把吴介义捧上天,老是说他如何好如何好,他吴介义是交通局长,修个路还不应该?难道要大家念他一辈子好。你平时怎么说是你的事。可是今天,你看看你的孙子,都摔成这样,不找他找谁?再说了,我们都不在村子住了,这路他爱修不修。当时你们去找他,我们就告诉你,你退休就到县城住,操那份心干什么。吴天运说不过这些人,只好低头看孙子。孩子的叔叔说,我这微博一发,马上就火了。我多@一些粉丝,这次不信搞不死他。

相关热词搜索: 车轮滚滚 小说 黄荣才

相关新闻

温暖的屋子不会下雪
莫雨到南方跑引资碰壁多次,终于与张总见了面。  按说莫雨当县长不该出来受这份罪。虽然春...
扶正
范耀祖是特区下面一个新区的文联副主席,最大的心愿就是扶正。这次清明节回老家祭祖之前,领...
医药园
榆岭乡书记李唯做梦都想把医药园的项目抓到手。这是个香饽饽,除了能拿到数目不菲的征地款,...
周大一句话
在本县,人们私下把周达一称为“周大”,因其大名里藏着个“大”,也因为他是县委书记,第一...
蓝名单
市宾馆八号楼现在是办案重地,近期内不断有本市官员和企业主被通知到这里接受问讯。有幸到此...
逃匿者
庞雨生的心怦怦乱跳,穆亚龙在电话里说得很随意,让他去小餐厅“吃个便饭”,中午“有事要商...
西施乳
郑远桥又嗅到了那种奇怪而又熟悉的味道,市委书记老黄正在讲话,这是五年一届的换届大会。奇...
溃口
正在省委党校学习的宋水生接到镇党办主任的短信,东顺河汛情紧急,县委要求他立刻回镇指挥防汛。

当期杂志

更多
    【决策智库品牌矩阵】
    《决策杂志》
    安徽创新发展研究院
    决策论坛
    决策大讲堂
    决策沙龙
    决策新媒体
    决策理事会
    徽商论坛秘书处
    决策智库联盟秘书处

热点新闻

更多
今年5月,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将与您相约合肥!

今年5月,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将与您相约合肥!

今年5月,我省将在合肥市继续举办徽商大会,展示安徽新...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1月6日,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领导人第四次圆桌会议...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公开工作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

12月26日下午,安徽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务公开办...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

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 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热点专题

更多

观察家

更多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硬指标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

  河北塞罕坝与甘肃祁连山,相隔2000公里,原本没有联系的...

一条铁路激发城市棋局双重改变

机遇已经降临,大城市周边的三四线城市的决策者们,将会怎样顺势而动?

二线城市抢人, “产业容器”准备好了吗?

从根本上说,“产业容器”的大小,决定着谁才是人才争夺战的真正赢家。二线城市准备好了吗?

互联网+数字经济的城市图谱

  4月20日,由腾讯领衔,共享大数据汇集而成的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发布。该指数分析范围涵盖全...

国家中心城市的真命题

  个12年前的老概念,在最近4个月里,又火了。  再次激起热情的,是中部崛起十三五规划中的一句话...

强省会时代的“洗牌”效应

  中国正在迎来一个强省会时代。  十一五以来的省会城市经济繁荣现象,在最近十年里持续强化,不...

抓住安徽县域经济的积极变化

  2016年11月初,第十二届中国中小城市科学发展指数暨2016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榜单公布,在...

安徽冲刺第一方阵的战略深意

5月25日,一场从安徽省委一直开到乡镇的动员大会,再次引发各界强烈关注,这是时隔8个月后,...

最新活动

更多
吾国吾城

推荐阅读

决策杂志
决策微信二维码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关注《决策》杂志微信,随时随地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