霾之殇
栏目:官场小说 |  责任编辑:  |  2016-02-22 10:02:14 |  作者: | 来源:决策网

  
 

      
        (一)

  春意渐浓,万物萌生,蓝白渐多的C市天空下,一派生机勃勃。时光应是定格在羊年初春,F县出事儿了。

  从2014年后两个月至2015年开局三个月,F县连续出了大洋相。县城PM2.5浓度,连续五个月,不降反升,导致省环保厅对F县政府实施了空前严厉的约谈。

  通过媒体曝光,F县魏县长在约谈会场上做检查、表决心的场面,立马成为全县,全C市乃至京津冀地区的头号新闻。而且,魏县长在被约谈之后不足半月,就被调离F县,降一职,到市直管植树的局里,当了副调研员。

  二哈是E县环保局副局长,因经常参与市局安排的执法检查活动,更了解F县大气污染防治越防越重的内幕。某个周末,雾霾笼罩,二哈和盼姐、老黄正在社区的活动室里议论治霾之事。

  二哈长叹一声说:“过去我就讲过,防霾治污,别把小人物、小污染不放在眼里,很多大污染就是小人物、小污染、小情节造成的。小老板摘了大县长的官帽,其实是听起来迷惑,听完了傻眼。”二哈讲起了他二舅摘掉魏县长官帽的真实内幕。

  二哈嘴里的二舅就是康求德,外号“啵一口”。二哈讲起啵一口与魏县长的故事,话匣子的电量,充得特足,一说收不住口。

  在F县东南高速路出口处,重型柴油货车,大白天不敢进城,下路后排成长龙在此等候,于是,在这两公里长的路段上,诞生了一条新生的产业链:停车—加油—餐饮—住宿—赌牌—向导—攻关,一条龙服务产业。这条产业链的形成,首先彰显的是啵一口在F县的本事和能耐。他把沿路一侧边上的百余户农家院全部包揽下来。打通后墙,按门布景,不同档次、标准的小宾馆、小饭店、小赌局,买卖就算正式开张了。每天下路停靠这里的车辆都有一千二百余辆。这些长途跋涉从山西、内蒙飞奔而来的重型大卡,清一色拉得全是乌金——煤。

  停稳车,这些大车司机们会主动到沿街有他名份的那家宾馆去挂号登记,来早了,有个午休,来晚了,最多吃上口饭,就得继续趁夜赶路。但是,无论住不住,登记是必须要有的手续,必须的程序。否则,进得来,走不了。因为,司机们在小宾馆登记住宿的序号,到了晚上,就变成可有人引路,带你进城、出城的车队编组序号。按先后次序,保你入城没人查,查了没人罚。一车一号,一号五百,住不住由你。

  姚师傅运了一车煤将运往B市电厂,一位路人和姚师傅打听。“那你们怎么不到B市境内下路,舍近求远到F县城绕大圈子呢?”

  “在B市下路罚的太狠,少则一千,多则上万,受不了。相比之下,在F县花个千八百的,值。这车是大重卡,烧柴油超标排放尾气,这一台车在城里转上十公里,能顶一百辆小汽车在城里跑一天的污染排放量,谁也不愿意让大车进城。”姚师傅说。                                                                 

  (二)

  魏县长是个胆子特别大的人。说事儿,斩钉截铁;办事儿,雷厉风行;处事儿,目不斜视;成事儿,心无法规;顶事儿,哥们义气;拍事儿,啵的一口;出事儿,后悔莫及。啵一口就喜欢这样的政府领导。魏发当县长后,有人议论过魏发,说他摆弄发展和摆弄治霾的能力不强,但摆官架子,说话装腔作势的能力却很强。还说他,从面子上讲,拿自己这个官很当回事儿,追求一言九鼎,但从政治上,他对自己这官又很不负责任,耍了、贪了、快完了。

  啵一口和魏县长挂上钩的年代,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当时的魏县长,还只是县工商局的一个小办事员。啵一口当时和他大姨父一起,在村口田边上盖了两间简易房,开办起一个小电镀厂。污水横流,田地被毁,树木死了一大片。接群众投诉后,县环保局派两名执法人员去现场查封,其中一个执法人员叫丁铆,遭到啵一口的百般阻挠。

  “你明天再来吧。执照在我大姨父包里,他今天去海南出差了。”啵一口用搪塞的办法,把环保局的丁铆给顶了回去。其实,他的小电镀厂,根本就没有什么营业执照。

  曾有过一段时期,小电镀基本处于多头管理没人真管,环保真管无法可依,政府该管又不会管的状态。结果是,除了供电局明码高价收电费外,其他部门多是抓了罚,罚了放,放了抓,抓了再罚,罚了再放的局面。甚至,有的部门工作人员,罚款无票,罚款不知去向的问题也相当存在。当时的魏县长作为小科员,看在眼里,学在心中。

  为了应对环保局的执法,当天夜里,啵一口就和他老姨父一起托关系找门子,最后请到了魏发。几两酒啵一口仰脖一起下肚,边攀亲戚边劝酒,魏发头脑开始发热,酒后答应办个“半真半假”的执照,“我只给你盖个章、添个证,就别办档案、留台账了。”

  得到许诺后,啵一口将魏发送到家。到了魏发家,啵一口从车的后备箱里搬出两箱白酒、一箱鸡蛋,还有一块足有二十斤重的猪后座。

  啵一口和魏发搭上了。随后十数年,数十年,魏发官越当越大。啵一口靠着魏发的支持与保护,企业越办越多、越办越大,各种颜色的钱也越挣越多。当然,魏发也明白,他往上爬、到处请、到处送的经费,把他全部的工资都搭上,也干不成一件事儿。

  当魏发当了三年副县长又升任一把手县长时,他抬头看看,当初和他一起到县委接受委任谈话(一个任工商局长,一个任环保局长),曾并排坐在一起的丁铆,而今,在台下正认认真真地听他讲话、做笔记。

  不过,自从他当了县长以后,还没两年功夫,丁铆已先后三次写报告提出辞职申请了。

  让F县县委书记头痛的是,有一次县委看丁铆升职难成,又看他劳累多年,再看他确有能力,想调整丁铆到土地局、建设局或财政局任一把手,让丁铆三选一,俩局长对调。可书记万万没有想到,他白天找土地局长谈话,晚上省土地局领导就给他打电话,说土地系统垂直管理,近期没有调整干部的计划。垂直系统不成,书记又找建设局长、财政局长谈话,都没人愿意对调。丁铆提不成,环保没人愿去,一拖再拖,丁铆这环保局长,一干就是八九年。

相关热词搜索: 环保局长 雾霾

相关新闻

温暖的屋子不会下雪
莫雨到南方跑引资碰壁多次,终于与张总见了面。  按说莫雨当县长不该出来受这份罪。虽然春...
扶正
范耀祖是特区下面一个新区的文联副主席,最大的心愿就是扶正。这次清明节回老家祭祖之前,领...
医药园
榆岭乡书记李唯做梦都想把医药园的项目抓到手。这是个香饽饽,除了能拿到数目不菲的征地款,...
周大一句话
在本县,人们私下把周达一称为“周大”,因其大名里藏着个“大”,也因为他是县委书记,第一...
蓝名单
市宾馆八号楼现在是办案重地,近期内不断有本市官员和企业主被通知到这里接受问讯。有幸到此...
逃匿者
庞雨生的心怦怦乱跳,穆亚龙在电话里说得很随意,让他去小餐厅“吃个便饭”,中午“有事要商...
西施乳
郑远桥又嗅到了那种奇怪而又熟悉的味道,市委书记老黄正在讲话,这是五年一届的换届大会。奇...
溃口
正在省委党校学习的宋水生接到镇党办主任的短信,东顺河汛情紧急,县委要求他立刻回镇指挥防汛。

当期杂志

更多
    【决策智库品牌矩阵】
    《决策杂志》
    安徽创新发展研究院
    决策论坛
    决策大讲堂
    决策沙龙
    决策新媒体
    决策理事会
    徽商论坛秘书处
    决策智库联盟秘书处

热点新闻

更多
今年5月,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将与您相约合肥!

今年5月,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将与您相约合肥!

今年5月,我省将在合肥市继续举办徽商大会,展示安徽新...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1月6日,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领导人第四次圆桌会议...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公开工作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

12月26日下午,安徽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务公开办...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

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 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热点专题

更多

观察家

更多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硬指标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

  河北塞罕坝与甘肃祁连山,相隔2000公里,原本没有联系的...

一条铁路激发城市棋局双重改变

机遇已经降临,大城市周边的三四线城市的决策者们,将会怎样顺势而动?

二线城市抢人, “产业容器”准备好了吗?

从根本上说,“产业容器”的大小,决定着谁才是人才争夺战的真正赢家。二线城市准备好了吗?

互联网+数字经济的城市图谱

  4月20日,由腾讯领衔,共享大数据汇集而成的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发布。该指数分析范围涵盖全...

国家中心城市的真命题

  个12年前的老概念,在最近4个月里,又火了。  再次激起热情的,是中部崛起十三五规划中的一句话...

强省会时代的“洗牌”效应

  中国正在迎来一个强省会时代。  十一五以来的省会城市经济繁荣现象,在最近十年里持续强化,不...

抓住安徽县域经济的积极变化

  2016年11月初,第十二届中国中小城市科学发展指数暨2016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榜单公布,在...

安徽冲刺第一方阵的战略深意

5月25日,一场从安徽省委一直开到乡镇的动员大会,再次引发各界强烈关注,这是时隔8个月后,...

最新活动

更多
吾国吾城

推荐阅读

决策杂志
决策微信二维码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关注《决策》杂志微信,随时随地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