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战略物资
栏目:官场小说 |  责任编辑: 纪海涛  |  2017-05-11 16:15:45 |  作者:鸿 琳 | 来源:决策网
  

  周一一早,卧牛乡乡长陈子聪就起床了。按惯例,乡里八点钟要开干部例会布置一周工作。乡党委书记侯键去省委党校学习三个月,这段时间乡里的工作都由陈子聪主持。

  陈子聪第一件事是想去洗澡,刚把内裤穿上,猛地大腿根部就袭来一股剧痛,哪里来的黄蜂蜇了他一下。陈子聪以为被一只黄蜂蜇一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疼痛一阵阵袭来,很快发展到整个下半身。不上医院看看是不行了。

  去医院的路上,陈子聪给乡人大主席马国良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会迟点回乡,让他主持开个例会。

  从法律上来说,陈子聪还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卧牛乡乡长,因为还没有经过乡人代会选举。4个月前陈子聪由县地矿局副局长调任卧牛乡乡长,这可是提拔和重用。陈子聪想自己的提拔应该和所学的地质勘探专业有关。

  清源县稀土储量极为丰富,随便抓上一把泥土里面都含有稀土元素。随着国际稀土价格越来约高,走私价最高时竟卖到四五十万元一吨,一些不法之徒私下偷偷开采起来。清源县稀土滥采引起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督促清源县限期整顿,否则追究相关领导责任。

  清源县迅速成立领导小组,县委成立督查组,到全县18个乡镇进行巡视督查。一时打击稀土私采成为清源县中心工作,短短三个月时间全县就捣毁67处非法私采点。

  陈子聪到卧牛乡才两个月,书记侯健就去省委党校学习三个月,有知情的都说侯健这次是作为副县长人选去学习的。临去省委党校学习前侯健特别吩咐陈子聪要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决不可在关键时刻出半点差错。陈子聪当然明白侯健说的政治敏感性是什么,侯健面临要提拔,自己还未转正,不能有半点闪失。

  侯健去学习后对乡里的事一般不过问。陈子聪能力不错,也把乡里的各项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

  到了医院,陈子聪上楼找到在外科当主任的同学马晓辉。马晓辉用镊子将蜂刺夹出来,然后用根棉签沾上酒精在上面抹了一下。马晓辉说:“我看你还是挂个瓶吧。”陈子聪提起裤子,开点消炎药不行啊?马晓辉笑道,我说兄弟,这可是命根子呢,还是小心为妙。陈子聪想想也是。就在陈子聪挂瓶的时候,卧牛乡出了件让他始料不及的大事。

  

  八点钟,马国良按陈子聪的吩咐召集全体乡干部开了个例会,特别强调要各挂村领导和包村工作组注意排查私采稀土行为。

  排查工作中,隘门村包村工作组长官小水恰巧发现了村里隐藏特别深的一个盗采厂。这个稀土场投资不会少于100万元,而且至少偷偷开采了一年以上。

  马国良接到官小水偷偷打来的电话,大吃一惊。他让官小水不要轻举妄动打草惊蛇。马国良坐在办公室里吸了两根烟后,叫办公室主任通知所有下村的乡干部火速回乡政府集合,自己又打电话给派出所的李所长。不一会李所长就开着那辆老掉牙的桑塔纳警车,带着仅有的两名干警赶到乡政府。半小时后,马国良集合起30多名乡干部分乘两辆小车和十几辆摩托朝隘门村扑去,准备打一场人赃俱获的歼灭战。

  马国良在卧牛乡党政领导班子中资历最老,一直为接替乡长做准备,不料陈子聪来了。这让马国良憋了一肚子气,工作十分有情绪。当听到官小水汇报说发现了稀土私采场时,马国良脑袋里就像有一台好久没启动突然加满油的机器“轰隆隆”高速旋转起来,鬼使神差般冒出一个想法。他觉得这是老天给了他一个机会。

  马国良带着乡干部刚进隘门村就让几百号男女老少围堵在了老街上,原来村里的农户很多都在稀土场入了股,几番说理均无人让路。马国良跳上一个土堆吼起来:乡亲们,私采稀土是违法行为,是要追究法律责任的,谁敢阻拦我们执行公务,后果自负!

  村民才不管什么后果不后果,有几个人不断在人群中鼓动,要把乡干部赶出村去。马国良火了,冲李所长叫道,李所,看谁闹事,抓他几个起来!李所长得令,过去揪一个在人群中上窜下跳的后生,不料那后生不吃这一套,一下就甩开李所长的手。李所长平时牛气惯了,抬腿就踹了过去。那后生却灵活,一闪身躲开,把一个老汉推了过来。李所长那一脚收不住,踢在了老汉胯下,老汉“哎哟”一声叫唤,四脚朝天跌在地上。

  “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人群中一下起哄起来,村民蜂拥而上,李所长还没回过神身上就挨了几下拳脚。另外两个警察一见所长被打,连忙冲过来解围,又被村民团团围住,场面一片混乱。

  马国良没想到情形会发展到这样一发不可收拾,急得大叫,都住手,都给我住手!

  可谁还听他的,不知哪里飞来一块砖头,正好砸在马国良脑门上。马国良一声惨叫,一头从土堆上栽下来。

  

  陈子聪还在挂水,手机却响了,是县委政法委书记蒋一平打来的。蒋一平问他在哪里,陈子聪说在医院,蒋一平吼了句你还有心思在医院,限你五分钟内赶到公安局!

  路上陈子聪给马国良打电话,没人接。陈子聪又给办公室打电话,办公室主任告诉说马国良带领乡干部去隘门村处理稀土私采去了。陈子聪心一下揪了起来,隘门村发现稀土私采之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么大的事马国良怎么不要先和自己通气?刚到公安局,蒋一平和公安局局长李元春正站在一辆警车前等他,一见陈子聪,蒋一平只说了句上车!

  坐在前排的李元春简要把隘门村发生的群体事件说了一遍。陈子聪听了脑袋“嗡”的就响了,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由自主掏出手机要拨电话。“别拨了,侯健正在从省城赶回来。”蒋一平头都没回说了一句。

  陈子聪如坐针毡,这两个多月来,自己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就是怕在这关键时刻惹出祸来。县城到卧牛乡不到五十公里,一溜警车一路风驰电掣,半个多小时就赶到了隘门村。

  陈子聪一下车,脸“刷”地一下就白了。老街上一片混乱后的狼藉,乡干部们的衣服都被扯得七零八落,有的还鼻青脸肿。可村民却没有去向。

  警察很快就控制了村子,开始拍照取证,找人问讯做笔录。马国良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满脸是血污,一见陈子聪就嚷起来,都跑了,穷凶极恶,真没王法了!

  蒋一平简要问了马国良几个问题,就让陈子聪派人送马国良去医院。在警察配合下,大家赶到稀土私采场,可现场一个人影不见,也没见一袋稀土,显然是在干群冲突时转移了。陈子聪一怒之下下令将稀土场彻底捣毁。

  隘门村群体事件的处置由公安局具体负责。陈子聪带着干部们回到乡政府后马上召集开会。按惯例,会前由办公室负责点名,当点到官小水时,没人应声,办公室主任连叫了两遍,还是没人应答。大家面面相觑,这才想起了这个小年青。

  钟天水说官小水早上开完会后就下村了,没见他回来。陈子聪心想糟糕,连忙给住进县医院的马国良打电话。马国良告诉说,是官小水发现稀土场的,他当时就在现场。马国良把和官小水通话的事详细说了一遍。陈子聪一听心猛地揪了起来,他抓起手机就拨官小水的电话,可却没人接。

  蒋一平听到陈子聪的汇报,马上意识到事态严重,迅速抽调十多个警察配合乡干部找人。陈子聪带人把整座山场上上下下梳理了一遍,也没看到官小水的影子。最后还是通过拨打官小水的电话,通过铃音找到的。

  在距工棚不远的一条山坎下,个身影倒在草丛里。陈子聪将那身子翻过来,举着手电一照,只见官小水耳朵、鼻子和嘴巴都是血渍,整个身子都硬梆梆的了。经初步勘察,官小水是脑部受钝器重击死亡!

  

  陈子聪他们回到乡政府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侯健这时也从省城赶回了乡里。侯健一下车就召集了乡领导班子开了碰头会,了解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会议结束后,侯健示意陈子聪留下来。陈子聪欲言又止。“有什么就直说!”“马主席今天在去隘门村之前有向你汇报过吗?”

  侯健脸色突变,“你什么意思?!” 侯健狠狠地将茶杯“啪”地顿在茶几上,“他要先和我通气,还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吗?!侯健眯着眼睛看着陈子聪,我倒想知道,如果当时你在乡里,会怎么做?”这个问题陈子聪想过很多次,但一直不知道答案。

  看陈子聪一时没回过神,侯健补了一句,“你我现在是一条线上串着的蚂蚱,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尽量挽回影响才是”。

  陈子聪一直在想侯健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既然自己不知该怎么处理,那么真的有可能不在现场比在现场有利,当然这个有利是建立在自己不知情的基础上的。为什么不知情?是马国良有意隐瞒。马国良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就是马国良想利用打击稀土私采这件事将他这个代乡长挤走,好取而代之。想到这里,陈子聪惊出一身冷汗。所幸的是马国良把这出戏演砸了。接下来县委肯定会追究卧牛乡相关领导的责任,马国良是绝对逃脱不了干系的。陈子聪想起侯健最后和他说的那句话,没错,现在他和侯健就是一条线上串着的蚂蚱,不管侯健怎么想,自己都有必要把马国良的所作所为如实向上反映。

  虽然侯健在陈子聪面前否认马国良在采取行动前有向他汇报,但其实马国良在事发之前是有和他通过气的。当时侯健正在听省委组织部长讲课,得知具体事情后,准备让马过良捂住不发,等自己升迁后将烂摊子交给陈子聪,可还没来得及部署,县政法委书记蒋一平的电话却过来了!

  第二天一早,侯健赶到县医院去看望马国良。马国良住在单人病房。“你让我说你什么才好! 你那点花花肠子真是害人害己!”马国良被侯健点到痛处。

  侯健说,这事一闹,我也就船到码头车到站了,别说提拔,这个乡党委书记说不定哪天就被撸了!

  马国良有点急说,不会那么严重吧?你去学习是组织安排的事,反正不在乡里,是陈子聪主持工作。

  你怎么不用脑袋想想,那稀土场也不是建一天两天,不追究我追究谁?我原想,自己要真有那个狗屎运提拔了,总得把你安顿好,可现在这事一出,你也别打算有好日子过了。侯健显得黯然神伤。

  真对不起,真对不起。马国良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侯健给马国良点了一根烟,不经意地问,昨天上午你和我通气的事别人知道吗?

  马国良说,我没告诉任何人。侯健舒了口气,这事就不要再对任何人提起,明白我的意思吗?

  马国良明白在这个关键时刻要出来替侯健挡一把,保住了他就等于保住了自己。

  不出侯健所料,陈子聪对县委调查组和盘托出马国良在处理隘门村稀土私采问题上的私心,让调查组对马国良的所作所为引起高度重视。但马国良坚持说只是工作失误,不存在任何个人目的。之所以没有向主持工作的陈子聪通气,是因为当时陈子聪不在乡政府,打击稀土私采是全县的中心工作,情况紧急,所以他就率领干部前去处理。当调查组问及马国良是否有向侯健汇报过时,马国良一口否定。

  随着公安部门对隘门村群体事件的调查以及县委调查组进驻,隘门村稀土私采所牵涉到的一些黑幕渐渐浮出水面:隘门村的村两委干部和百分之八十村民在稀土场都有股份。

  鉴于在卧牛乡稀土事件中陈子聪作为主持工作的乡长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决定免除陈子聪代乡长职务。乡党委书记侯健在此期间因组织安排在省委党校学习,事发之前不知情,事后勇于承担责任,决定暂时留在卧牛乡处理事件善后事宜。马国良因在处理群体事件中擅自做主,酿成重大事件,对官小水当时的处境危险估计不足被免去乡人大主席职务,调到县人防办做一般科员。

  陈子聪被免去卧牛乡代乡长职务后,县里一时也没安排他的具体工作。终于有一天,警方在东莞将杀害官小水的凶手抓获。听到这个消息,陈子聪长长地舒了口气。再过些日子,陈子聪被安排到工业园区筹建处当副主任。

  陈子聪到位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工业开发区选址,就在这时,侯健被提拔为副县长。当陈子聪得到这个消息,真是高兴,隘门村一事,他一直心存愧疚。

  这一天,陈子聪正在开发区工地上监督施工,马国良突然来找他。马国良自从调到县人防办后陈子聪就再没见过他。进了办公室,陈子聪给马国良倒了一杯水,马主席,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马国良依旧是那么大大咧咧,我是路过这,突然想起你,就停下来看看。马国良喝了口水,你怎么一直问我,当时我去处理隘门村稀土场的事情为什么不和你打招呼?

  陈子聪笑了笑,有些事有必要问吗?马国良哈哈大笑起来,我是害了你也把我自己搭进去了。

  我倒没什么,那乡长也是天上掉下来的,当时我真担心连累了侯书记。

  侯健不照样当了副县长,你呢也弄了个开发区副主任干干。马国良喝了口茶接着说,我知道你会说我是自作自受,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帮了你的忙。

  虽然话不中听,但陈子聪也不能不承认他说的是有些道理。

  我原想侯健关键时刻会拉我一把,可最终他把我当了牺牲品,他那招丢车保帅的计谋实在高。

  此话怎讲?陈子聪不解地看着马国良。“当时要是侯健能明示我怎么做,我也不会落到这地步。”“你是说你有和他通过气?”陈子聪有点诧异。

  “当时我是有和侯健通过气,但他没有给我明确指示,只能怪我太猴急,要不然这责任也不要全算在我头上。”陈子聪送他到门口,马国良启动车子,突然摇下车窗说,“如果让我现在去处理那件事,我会让大家皆大欢喜,你信不信?”

  陈子聪想起那天晚上侯健问他同样的问题。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处理,把这事瞒到你们提拔后再处理,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马国良一踩油门,开起车走了。

  陈子聪怔在了原地。

相关热词搜索: 国家

相关新闻

温暖的屋子不会下雪
莫雨到南方跑引资碰壁多次,终于与张总见了面。  按说莫雨当县长不该出来受这份罪。虽然春...
扶正
范耀祖是特区下面一个新区的文联副主席,最大的心愿就是扶正。这次清明节回老家祭祖之前,领...
医药园
榆岭乡书记李唯做梦都想把医药园的项目抓到手。这是个香饽饽,除了能拿到数目不菲的征地款,...
周大一句话
在本县,人们私下把周达一称为“周大”,因其大名里藏着个“大”,也因为他是县委书记,第一...
蓝名单
市宾馆八号楼现在是办案重地,近期内不断有本市官员和企业主被通知到这里接受问讯。有幸到此...
逃匿者
庞雨生的心怦怦乱跳,穆亚龙在电话里说得很随意,让他去小餐厅“吃个便饭”,中午“有事要商...
西施乳
郑远桥又嗅到了那种奇怪而又熟悉的味道,市委书记老黄正在讲话,这是五年一届的换届大会。奇...
溃口
正在省委党校学习的宋水生接到镇党办主任的短信,东顺河汛情紧急,县委要求他立刻回镇指挥防汛。

当期杂志

更多
    【决策智库品牌矩阵】
    《决策杂志》
    安徽创新发展研究院
    决策论坛
    决策大讲堂
    决策沙龙
    决策新媒体
    决策理事会
    徽商论坛秘书处
    决策智库联盟秘书处

热点新闻

更多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1月6日,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领导人第四次圆桌会议...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公开工作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

12月26日下午,安徽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务公开办...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

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 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热点专题

更多

观察家

更多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硬指标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

  河北塞罕坝与甘肃祁连山,相隔2000公里,原本没有联系的...

一条铁路激发城市棋局双重改变

机遇已经降临,大城市周边的三四线城市的决策者们,将会怎样顺势而动?

二线城市抢人, “产业容器”准备好了吗?

从根本上说,“产业容器”的大小,决定着谁才是人才争夺战的真正赢家。二线城市准备好了吗?

互联网+数字经济的城市图谱

  4月20日,由腾讯领衔,共享大数据汇集而成的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发布。该指数分析范围涵盖全...

国家中心城市的真命题

  个12年前的老概念,在最近4个月里,又火了。  再次激起热情的,是中部崛起十三五规划中的一句话...

强省会时代的“洗牌”效应

  中国正在迎来一个强省会时代。  十一五以来的省会城市经济繁荣现象,在最近十年里持续强化,不...

抓住安徽县域经济的积极变化

  2016年11月初,第十二届中国中小城市科学发展指数暨2016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榜单公布,在...

安徽冲刺第一方阵的战略深意

5月25日,一场从安徽省委一直开到乡镇的动员大会,再次引发各界强烈关注,这是时隔8个月后,...

最新活动

更多
吾国吾城

推荐阅读

决策杂志
决策微信二维码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关注《决策》杂志微信,随时随地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