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有座桥
栏目:官场小说 |  责任编辑: 纪海涛  |  2017-08-28 11:30:15 |  作者:黄荣才 | 来源:决策网
\

  刘北的喉咙蠕动了几下,他端起一杯酒,哗地往张开的嘴里倒进去,头微微后仰。“说,有什么想法?”刘北看着鲁晋开倒酒。鲁晋开知道身为这位副县长兄弟指的是什么,今年是换届年,乡镇、县、市三级换届,人事变动乾坤大挪移,以往换届前一年就有人开始谋兵布局了。

  “我想去人大。我这个交通局长,去干个环城委主任应该可以吧。我如今就像在高速上奔跑,想下高速了,走个国道省道,去比较冷门的单位。”鲁晋开端起酒杯,没喝。“不想再冲了?有没有和他商量下?”刘北也端起酒杯。鲁晋开知道刘北口中的他是谁,摇了摇头。刘北没有在这个话题继续纠缠,拿起酒杯倒酒。

  两个人把酒坛子里的酒喝完,已经微醺。抽烟,喝茶,但没有再上酒。鲁晋开说,“我就这点佩服自己,我知道自己在哪里在什么时候应该停下来。”刘北说,“对了,北水湾大桥要抓紧。你就是要走,也不要留个尾巴。”“北水湾大桥我会跟进。最近报危桥改造项目,去年报了15个,剩下20个。”“申报最后期限是什么时候?”“下个月,再说,换届是六月。所以我拖不得。项目扶持今年是最后一年,过了这村没有这店。”鲁晋开感觉说得有点吃力,刘北在任副县长前正是交通局长,说前任领导手上建的桥有许多是危桥,就是亲兄弟也不轻松。“南山大桥准备如何处理?”刘北呼了一口气。“可能要炸掉。”鲁晋开点了一根烟,一口气吸了一截。 “县委换届要求六月上旬完成,我问了气象局,今年的汛期可能会推迟到六月下旬。”刘北不看鲁晋开,淡淡地说。

  鲁晋开明白刘北的意思,要他打时间差。换届六月上旬完成,人事至少要在换届完成前半个月到位,汛期六月下旬开始。鲁晋开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可是老天爷就那么听话吗?鲁晋开赌不起,他想变道下高速,不是出事故。

  鲁晋开萌生退意,不要说刘北有点诧异,就是鲁晋开自己也出乎意料。鲁晋开掐灭了手中的烟,有点恶狠狠地说“该死的卓敏。”就是这个卓敏让鲁晋开在换届的时候慢了半拍,没有如愿成为鲁副县长而是继续当交通局鲁局长,仕途上,慢半拍有时候就意味着慢了一辈子。

  鲁晋开想到卓敏那矮矮胖胖的模样就想拎着他的耳朵绕三圈。卓敏是个路桥投资公司的老总,他有个叔叔,卓夫,是本市分管交通建设的副市长,大家知道卓敏是灯,也知道控制这盏灯的开关是卓夫。

  鲁晋开和卓敏杠上是因为北水湾大桥。卓敏想拿下北水湾大桥项目,当时政府办副主任鲁晋开和交通局长刘北简直就是螺丝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问题是刘北当时要当副县长了,内定接任交通局长的是鲁晋开,这两枚螺丝钉一联手,北水湾大桥这卓敏认为煮熟的鸭子居然就飞了。“你要盯紧北水湾大桥,卓敏可死盯着。这座桥不能成为你的滑铁卢。”鲁晋开记得高县长荣升高副市长的时候,特别郑重地交代这件事。

  鲁晋开想从高速上溜号当然不是被卓敏吓退的,而是因为建设局长出事刺激的。那天县里开会,会议结束的时候,有几个人走了进来,直接走到建设局长面前,把他带走了。鲁晋开当天回到家,脸还是青的。谁能保证常在河边走不会湿鞋?

  鲁晋开回忆起曾经跟卓敏的一次交锋。

  那天鲁晋开接到信访室的电话,信访室林主任到来后把一封信递过来,说明天给个书面说明。鲁晋开匆匆扫了一眼,上面关键问题有两个:收受某建筑公司贿赂,为其承揽工程提供方便;利用职务之便,为老家两姓村修路划拨资金一百万。

  鲁晋开知道这是卓敏给自己挖坑,这坑够大。他走出门去,在沙坑旁的草地上坐下来,抽烟。他看着沙坑,想自己究竟能跳多远,能不能跳过卓敏挖的这个坑。他觉得立定跳远不行,必须助跑。鲁晋开掏出手机,从钱包里拿出另一个电话号码卡,换了旧卡,打通高副市长的电话。高副市长很快接了电话,他把事情说了。高副市长在那边沉吟一下,说:“把钱还了。修路这件事,会议记录要体现。”

  鲁晋开用了公共电话,给卢小娟打了电话,只简单地说“自己开车到郊外工地路旁等我,我马上到”。卢小娟就是举报信中建筑公司老板的老婆。没有几个人知道,卢小娟是鲁晋开的族妹。鲁晋开拿出准备好的十万块钱,放在卢小娟车上,严肃的说:“钱你收回去,给我写个收条,关键是日期要写成你给我的第二天。”看到鲁晋开的神情,卢小娟不敢多说都照办了。“这件事谁也别说,除非是特殊的人到特殊的场合问你。”卢小娟点点头。

  鲁晋开根据信访清单,一一把事情说清楚,交了上去。林主任说我们会本着对干部负责的态度,实事求是地核实。鲁晋开知道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不是你说清楚了就是清楚的。

  相关部门在悄悄地寻找证据,鲁晋开知道。相关部门的人员找到了卢小娟的老公,该老板在追问下,谈到多次给鲁晋开送钱,鲁晋开严词拒绝,有三次强行留下,但两笔鲁晋开第二天就顺着公司的账号返回,还发了短信告知。“那意思是还有一笔没有退还?”“是的,不过,那笔钱是我老婆去送的,不是我送的。”卢小娟来的时候,告诉办案人员,她确实给鲁晋开送了一笔钱,当时是以送给他老婆化妆品的名义,鲁晋开在回家之后,才发现化妆品只是幌子,实质的内容是那十万元。鲁晋开当即打电话给卢小娟,发火臭骂,自己开车赶到卢小娟小区门口,让卢小娟下楼拿回钱。就在车副驾驶的工作台,卢小娟还给鲁晋开写了一张十万元的收条。因为当时自己正看中几件首饰,所以就没有把鲁晋开退钱的事情及时告诉老公,后来事情一多就忘了。至于划拨一百万给老家两姓村修路,鲁晋开拿出会议记录,指出是当时高县长现场办公提出要求,他只是执行全县工作的部署,属于工作范围。就这样,鲁晋开躲过一劫。

  后来鲁晋开见到高副市长,为了表达感谢,刚倒上一杯酒,还没说话,高副市长把那杯酒泼了,说“你小子别怨人家卓敏给你挖坑,许多时候,坑是自己给自己挖的,别人仅仅是在旁边看着你往下跳,没有拉你一把,至多也就起哄着看你往下跳。如果连这点政治智慧也没有,就别在官场上混。不要以为只有高层才需要智慧,每个层面都需要。要不到时候,累了自己苦了亲人朋友,最重要的是苦了家人。”

  鲁晋开回到家喝了半瓶白酒,他觉得自己越来越迷茫了。以前一心想往前拱,每一次进步,都觉得人生道路更宽广一些,人生价值的分量更重一些,他感觉自己像在高速公路上飞奔,没有旁枝细节,有一种快感。鲁晋开觉得自己的进步不是自己的事,后面有一大帮子的人在看着,拱着。可是现在拱着拱着,一抬头发现方向没了。没有了方向,越拱有时候越远。鲁晋开觉得自己应该重新寻找方向,不能光顾着飞。

  “真的不想再往前了?”刘北和鲁晋开在鹅居再次见面。“我想停了,去人大或者政协,谋个闲职,好好陪陪家人。”鲁晋开干了一杯酒,他似乎看到老婆的泪光。“你才几岁?就想去人大政协,那是你这年纪的人去的?”刘北有点不太高兴。“不跑了。我现在感觉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跑。我就像跑在高速上,我想停下来不行,挡了别人的路。再说随意停车危险,说不定就被谁撞了,还会被处罚;跑慢了不行,跑快了也不行,可能都是违规;我想超车,有可能是占用应急车道,最后还是违章违规。我要找最近的出口,下高速,转国道或者省道。我觉得每个人要清楚规则,要明白自己适合在什么路上跑。选择很关键。”鲁晋开拿着杯酒晃来晃去。

  鲁晋开去找过高副市长,高副市长给鲁晋开倒了杯茶,说“人各有志,再过几年,我也准备退了。”鲁晋开有点震惊,本来高副市长很想在换届的时候努力一把,争取成为高常委,如今听他这话,好像也没有什么激情了。“我最近开始练书法,我在位的时候不给别人写字,不参加展览。我答应你,等我退下来,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写副字给你:浓情淡酒寻常人家。”“我想通了,对于别人来说,我只是个官员,是天空里的一角,甚至一角还不是。但对于我家来说,我就是天,就是全部。我发现,我老婆已经没有安全感,她常常半夜醒来。尽管她没说,但我知道,她担心什么。从来不会烧香拜佛的她,自从我当上交通局长,她就学会烧香拜佛了。她会祈祷,说明她不放心。”高副市长长叹一声,说“小鲁,你活得比我清醒,男人做成什么样?就是要让自己的女人睡觉安心。”

  刘北不说话,倒了三杯酒,自己连续喝了。“那件事我已经安排了,先不炸,按照危桥加固。”刘北举杯,碰了碰鲁晋开的杯子,自己喝下。“但愿老天能给我们时间,等定下来,修改方案,该炸就炸。”鲁晋开没有接刘北的话,他不清楚老天给不给自己时间,答应刘北,他就是把自己放在火炉上烤了,是否成烤肉,决定权不在自己手中。

  鲁晋开把危桥整改方案报上去,据说卓夫在几座桥的名字上面画了一条线,旁边打了个问号,其中有一座就是本县南山大桥。这条线画得鲁晋开心惊肉跳。卓夫已经把鲁晋开做上记号,只要这桥有点问题,卓夫那条线就是利剑,足以让鲁晋开见血。

  “你一定要往前跑?”鲁晋开点了一根烟。“不跑如何?就像你说的,我现在是跑在高速路上,下一站出口还很远,也没有休息服务区,我只好加大油门,往前飞奔。”鲁晋开帮刘北倒酒“这不像副县长说的话,轻装上阵,飞扬人生。”“不是我喜欢沉重,我就像一个老运动员,已经习惯了各种规则,现在规则变了。我知道这是好规则,可是我忽然有种无从适从,我都不知道自己最后能否适应这个规则,我现在又不能退赛。”“有人适应,有人退出,有人加入,本是常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主动也好,被动也罢,选择就是选择。”

  得知鲁晋开想去人大的意愿后,县委书记亲自找他谈话,“怎么?想打退堂鼓?想弃城而逃?组织上培养一个成熟的干部容易吗?这年纪就开始想享受想赋闲。要清闲早干嘛去了?那时候压根儿你就别往这条道上挤。压力大,睡眠不好,身体有毛病?谁工作没有压力?谁整天吃得好睡得香?如果连这个压力都承担不起,那就不是个合格的党员,如果一有点问题就想跑,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干部。”说了半天,书记也不管鲁晋开的态度,只是说“回去想想,想通了告诉我新的想法,你想去人大或者政协,不可能。”书记也不让鲁晋开多说,挥挥手让鲁晋开离开。

  鲁晋开想还是要去再找找高副市长,这时候,刘北的电话过来了,说卓夫明天要到县里来,去看几个危桥改造项目,其中指定要看南山大桥。

​四

  卓夫比原定时间推迟半小时抵达。鲁晋开是到事后才明白卓夫这半小时也许是有意为之,而不是公事耽搁,不过,这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当天卓夫看了多个项目,在车上他要求行程做个调整,因为推迟半小时到达,所以减看两个项目,同时把原来第二个看的南山大桥调到最后一个。到了前往南山大桥前再次调整,取消去看南山大桥这个项目,改为在倒数第二个项目看完后,直接在项目指挥部座谈,然后以市里有急事,匆匆返回,连饭也没吃。

  卓夫对项目的重要性做了强调,提了要求。他还谈到南山大桥,卓夫问这个项目有没有问题?他先是扫视了会场一下,目光定格在鲁晋开身上,继续问“这项目有没有什么问题?”鲁晋开就像被老师点到回答问题的学生,老实回答这项目推进顺利,应该能够适度提前完成。“有没有问题?”卓夫坚持。鲁晋开原来想绕开这问题,但卓夫持续追问,鲁晋开只能回答没有问题。鲁晋开没有其他答案,隐隐有点不安。卓夫点点头“这些危桥关系民生,我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要以专业的目光和技术手段去判断,就像医生一样,要对症下药,切不可误诊。要以对百姓负责的态度把事情做好,宁愿把事情想复杂一些把问题想严重一些。”卓夫的强调让鲁晋开的不安更加清晰,但他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卓夫做完指示,上车而去。

  鲁晋开和刘北在鹅居碰面。“卓副市长来意不善。”刘北没有拐弯抹角。“我别无选择,你要往前,我已经选择下高速。”“要不,炸掉?”刘副县长看来昨晚有喝酒,“这桥现在我们炸得了吗?凡事有命,听天由命吧。我已经加派一组技术人员进驻工地,要求施工方趁晴好天气,人停机器不停,日夜加班,但愿老天给我时间。”刘北拍了拍鲁晋开的肩膀,突然拥抱了一下。刘北点了一根烟,说“我忽然羡慕你可以变道了。”

  半夜的巨雷把鲁晋开惊醒了,大雨倾盆。坏了。鲁晋开有个预感,他起床站在窗前,看到雨刷刷地往下插,下水管发出咕咚咕咚的声响,好像喝急的人,有点喘不过气。“晋开,怎么样?”刘北的电话打了过来,看来他也醒了,再也无眠。“不知道,这时候就是烧香也来不及了,只好听天由命。”

  雨一点也没有减弱,整整下了三个小时。天还没放亮,鲁晋开打电话叫来车,想到南山大桥看看,车刚走了一公里多,工地那边来电话,南山大桥垮了。果然来了,鲁晋开给刘北打电话,刘北已经往工地上赶。鲁晋开到了现场,刘北也随后赶到,南山大桥已经断成两截,中间桥段被大水冲跑,断裂的茬口龇牙咧嘴。鲁晋开倒吸一口气,幸亏自己每天关注天气变化,在三天前就实行交通管制,而且施工车辆每天都要求上岸,不得停留在河道里。所以尽管桥断了,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也没有其他重大财产损失。

  十分钟后,卓夫的秘书打来电话,说卓副市长很生气。天亮之后,卓副市长赶到现场,卓副市长听了汇报,没有理会鲁晋开,只是提出几点要求。卓副市长讲完,匆匆上车,车子发动的时候,他摇下车窗,“我记得这桥建成没几年,为什么水一冲就垮,这个问题要认真分析。”

  看着他的车远去,他最后一句话让鲁晋开心惊肉跳,这桥是刘北当交通局长建的,真查下去,问题严重。书记的目光扫过,在刘北副县长的身上稍微顿了一下。“这件事是我签字上报的,我承担责任。”鲁晋开没等书记再说话,主动发言。鲁晋开还想说什么,看看书记就闭嘴了。书记把鲁晋开的神情看在眼里,没让鲁晋开再说,往前走,经过鲁晋开身边的时候,嘀咕了一句:“强行变道。”这句话鲁晋开听得懂,看着书记走过去,他没有再说话。

  当天下午,县委宣传部就南山大桥被洪水冲垮做出官方通报,通报最后一段是,“经研究,县委同意县交通局长鲁晋开引咎辞职,按照主任科员待遇另行安排工作。”

  (原载于《清明》2017年第3期)

相关热词搜索: 前方有座桥

相关新闻

温暖的屋子不会下雪
莫雨到南方跑引资碰壁多次,终于与张总见了面。  按说莫雨当县长不该出来受这份罪。虽然春...
扶正
范耀祖是特区下面一个新区的文联副主席,最大的心愿就是扶正。这次清明节回老家祭祖之前,领...
医药园
榆岭乡书记李唯做梦都想把医药园的项目抓到手。这是个香饽饽,除了能拿到数目不菲的征地款,...
周大一句话
在本县,人们私下把周达一称为“周大”,因其大名里藏着个“大”,也因为他是县委书记,第一...
蓝名单
市宾馆八号楼现在是办案重地,近期内不断有本市官员和企业主被通知到这里接受问讯。有幸到此...
逃匿者
庞雨生的心怦怦乱跳,穆亚龙在电话里说得很随意,让他去小餐厅“吃个便饭”,中午“有事要商...
西施乳
郑远桥又嗅到了那种奇怪而又熟悉的味道,市委书记老黄正在讲话,这是五年一届的换届大会。奇...
溃口
正在省委党校学习的宋水生接到镇党办主任的短信,东顺河汛情紧急,县委要求他立刻回镇指挥防汛。

当期杂志

更多
    【决策智库品牌矩阵】
    《决策杂志》
    安徽创新发展研究院
    决策论坛
    决策大讲堂
    决策沙龙
    决策新媒体
    决策理事会
    徽商论坛秘书处
    决策智库联盟秘书处

热点新闻

更多
今年5月,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将与您相约合肥!

今年5月,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将与您相约合肥!

今年5月,我省将在合肥市继续举办徽商大会,展示安徽新...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第四次领导人圆桌会议成功召开

1月6日,长三角城市轨道交通企业领导人第四次圆桌会议...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公开工作

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郑训练一行莅临安策智库指导政务...

12月26日下午,安徽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务公开办...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界首市成功举办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暨院士工作...

纺织产业创新发展高端论坛 暨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

热点专题

更多

观察家

更多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硬指标

当生态环保成为真正的...

  河北塞罕坝与甘肃祁连山,相隔2000公里,原本没有联系的...

一条铁路激发城市棋局双重改变

机遇已经降临,大城市周边的三四线城市的决策者们,将会怎样顺势而动?

二线城市抢人, “产业容器”准备好了吗?

从根本上说,“产业容器”的大小,决定着谁才是人才争夺战的真正赢家。二线城市准备好了吗?

互联网+数字经济的城市图谱

  4月20日,由腾讯领衔,共享大数据汇集而成的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发布。该指数分析范围涵盖全...

国家中心城市的真命题

  个12年前的老概念,在最近4个月里,又火了。  再次激起热情的,是中部崛起十三五规划中的一句话...

强省会时代的“洗牌”效应

  中国正在迎来一个强省会时代。  十一五以来的省会城市经济繁荣现象,在最近十年里持续强化,不...

抓住安徽县域经济的积极变化

  2016年11月初,第十二届中国中小城市科学发展指数暨2016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榜单公布,在...

安徽冲刺第一方阵的战略深意

5月25日,一场从安徽省委一直开到乡镇的动员大会,再次引发各界强烈关注,这是时隔8个月后,...

最新活动

更多
吾国吾城

推荐阅读

决策杂志
决策微信二维码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关注《决策》杂志微信,随时随地看新闻